云南竹类研究的开拓者

云南竹类研究的开拓者

——记著名竹类学家薛纪如教授

 

简介:薛纪如(1921~1999),河北省临城县人。民盟盟员,教授,硕士生导师,著名竹类学家和林业教育家。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第二届学科评议组成员、中国竹产业协会常务理事、美国竹子协会终生荣誉会员。1941年~1945年在中央大学森林系学习并获学士学位;1945年~1948年在中央大学森林系学习并获硕士学位;1948年~1979年在云南大学、昆明农林学院、云南林学院任教;1979年以后在西南林学院(现西南林业大学)任教。首次发现并采集水杉标本,为确定和命名这一孑遗树种提供了标本证据,轰动了世界植物学界。长期从事竹类研究和教学工作,发现竹亚科新属4个、新分布属6个、新种60多种,提出了云南是世界竹类植物起源地和现代分布中心之一的科学观点。发表论文30余篇,编写专著9部,获得省部级科技成果奖8项,奠定了云南竹类资源合理开发利用的科学依据,是云南乃至我国西南地区竹类研究事业的开拓者和奠基人。曾被授予国家有突出贡献的优秀中青年专家、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教育部“从事高校科技工作40年”、中国林学会“从事林业工作50年”、中国植物学会“从事植物学工作50年”等称号和荣誉证书。

西南林业大学为薛纪如教授举行执教50周年茶话会(1999年)

 

云南竹子第一人

薛纪如教授1921年出生于河北省临城县都丰村,在少年时代就对植物产生了浓厚兴趣。抗日战争爆发后,他离开家人逃难到河南,就读于内乡西峡口国立一中一分校。1941年,薛老考上中央大学生物系,因为对植物的偏爱,二年级时即转入农学院森林系。1945年考取中央大学研究生部,在导师郑万钧教授指导下从事裸子植物方面的研究。薛老在读大学和研究生时就选修了耿以礼教授特别开设的“禾本科植物”课程。1948年,薛纪如教授从前中央大学研究生部毕业获得硕士学位后,只身来到云南大学森林系任教。从那时起薛老在非常艰难的条件下就开始了云南竹类资源的调查和研究。

1950年薛老参加云南省第一届农业考察活动,1951年又参加中央访问团深入边疆山区考察农业资源,1956年参加了中苏生物联合考察工作,给薛老的印象十分深刻:竹子与边疆群众生产生活关系太密切了。云南各族人民在长期生产实践中,对竹子的广泛利用遍及衣、食、住、行、用诸多方面,可以说竹子与人民的生产和生活息息相关无处不用。

60年代开始,薛老指导昆明农林学院一批批学生对滇西至滇南一些重要的竹类分布区进行调查,又采集了大量竹类标本。后来经进一步研究整理发表了许多珍稀特有竹亚科新种如香竹、铁竹、筇竹等。经过薛老及当时许多同志的努力,建立了收集标本数为全国第一的竹类标本室,至今总数已达2万份以上。由于竹子是一次性开花的多年生植物,有些竹种数十年甚至上百年不遇开花,而且开花竹株常枯死,花果标本尤为珍贵。

1979年开始,薛老与其他合作者先后发现香竹属、筇竹属、铁竹属、贡山竹属等4个新属,在云南发现世界上最大的竹子巨龙竹、开红花的针麻竹、含精油成分的香竹、远在汉唐时代就运销南亚地区的著名筇竹、叶片长达50厘米的贡山竹、四季产笋的优质笋用竹小薄竹等一批珍稀竹类新种。发表了《我国西南地区竹亚科二新属——香竹属和筇竹属》等学术论文。其中,薛老发表的香竹属和筇竹属研究成果获云南省人民政府科技进步二等奖。

1982年开始,先后在云南发现泰竹属、空竹属、长穗竹属、泡竹属、巨竹属、梨藤竹属等6个中国新分布属。发表有《中国竹亚科两个属新记录》等学术论文。从1985年开始,他们分别对竹类植物区系的一些重要地区怒江州、西双版纳州、德宏州、临沧地区、红河州、文山州、昭通地区进行了系统的资源调查,并对以云南为分布中心的牡竹属、方竹属、高山竹类、藤本状竹类等进行了专科专属研究,发表有《中国牡竹属初步研究》、《中国竹亚科梨藤竹属研究》等学术论文。其中“澜沧江黄竹个体和林分结构规律和计量数表编制”成果获云南省科技进步三等奖。

1987年,由薛老主编《云南森林》正式出版,第一次较为系统地记载了云南竹林类型及其分布和林分结构特点。由薛纪如、杨宇明、辉朝茂等专家主编的《云南竹类资源及其开发利用》一专著正式出版,系统地论述了云南竹类资源现状及其特色和优势、开发利用途径、竹产业发展的宏观对策和经济评价等,是较为系统的地区性竹类研究著作,成为云南竹产业发展的唯一系统全面的指导性文献,也是国内外地区性竹类研究和生产的最全面的著作,被列为我国“当代科技重要著作丛书(农业领域)”。

1989年,由徐永椿、薛纪如教授等主编的《云南树木图志》正式出版。该专著第三卷在李德铢、辉朝茂、杨宇明、杜凡、薛嘉榕及易同培教授的共同努力下,共收录具有开发价值的云南竹亚科植物21个属近200种,是云南竹类区系的第一次系统记载。承担了《中国植物志》、《云南植物志》、《中国森林》、《中国农业百科全书·林业卷》等专著有关竹类部分的编写,担任《云南植物研究》、《植物研究》、《竹子研究汇刊》等学术刊物的编委。累累硕果,被授予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专家称号,成为国务院第二届学位委员会林学组成员。

1991年,薛老出席在泰国清迈举行的第4届国际竹子会议,在会上他介绍了云南丰富的竹类资源引起了专家们的兴趣和重视,使云南竹类研究跨出了国门。国际竹子学会联系负责人卡尔.巴瑞斯(Bareis)与他建立了深厚的友谊,曾多次组团来滇考察,并对他在竹类研究方面的贡献称赞不已。他也应邀多次出席过国际竹子会议。1996年又应美国竹协(IBA)邀请前往美国进行学术访问并参加了在圣地亚哥举行的年会且被IBA授予国际荣誉会员称号。

1994年,由薛纪如、辉朝茂、杨宇明、杜凡等主持完成的省科委应用基础研究基金项目“云南竹种资源及主要材用竹种材性和快速繁殖技术研究”通过鉴定并获得云南省科技进步三等奖。以该项目为基础由辉朝茂、杨宇明主编的《材用竹资源工业化利用》一专著获云南省学术著作出版基金出版。

1997年,薛纪如、杨宇明、薛嘉榕、杜凡、辉朝茂等主持完成的云南省科委重大项目“云南珍稀特有竹种及种质园建立及其研究”通过省科委鉴定,获得省科技进步二等奖。该项目为西南林业大学项目组承担的中国‘99昆明世界园艺博览会“竹类专题园”建设提供了科学依据和前期实践。

1999年薛老不幸去世,他已在“世界竹类的故乡”奋斗了整整五十年,成绩卓著,成为国内外竹类研究领域的权威专家。五十年中,以薛老为代表的竹类科技工作者卧薪尝胆、惨淡经营,足迹踏遍云南边疆的山山水水,使云南竹类研究和开发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局部到全面、从基础研究迈向综合开发研究,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不愧是云南竹子第一人。

 

裸子植物新发现

1946年,薛纪如受导师的嘱托,并依据王战所提供的路线,独自两次前往万县水杉产地进行采集和调查。1948年胡先骕、郑万钧依据薛纪如所采的标本(即模式标本)发表了水杉这一孑遗树种,活化石的发现,在植物界引起极大的震动与反响,后水杉被列为国家一级保护植物。

1984年美国哈佛大学树木园主任Pet.S.阿斯顿(Ashton)来华访问,特地邀请他撰写一篇当年采集纪要,刊登在1985年《阿诺得树木园杂志》上。1996年他又应邀访美,美方特地安排他访问加利福尼亚州红木公园,并观看了加利福尼亚州最早引入栽培的水杉树。之后应邀访问哈佛大学标本馆,当年他所采的那份模式标本就珍藏在那里。薛纪如凝视着自己亲手采集的水杉模式标本,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他感到欣慰的是这一珍稀树种已发展成为一个大家族,在世界各地安家,成为人类共同的财富。因此,薛老成为博学的邓小平同志在南巡中参观深圳仙湖植物园时提及的唯一两个植物学家之一。

在读研究生时,他还发现了马尾松球果罕见的簇生现象,即成百的球果簇生于一起。到了云南后,发现云南松也存在同样的情况,经过一系列的观察和解剖,最后认定这是性变的结果:众多密集的雄性孢子叶球经过性变结出了簇生的松球。这在过去还从无报道。云南的一些松属植物,无论滇中、滇南或西部高山的百姓都以“飞松”相称,而被视为同一树种。他收集了大量野外资料,划分出思茅松、高山松、地盘松和云南松。

1950年他参加了云南第一批农业考察团,首次报告了我国最早引入并在莲山裁培的橡胶树和在腾冲罗次坪生长着的最古老的秃杉树。1951年他参加了中央慰问团到滇南一带慰问并负责经济林木调查,写出思普地区茶叶、紫胶、樟脑和橡胶的专题报告,他还区分出了思茅松这一变种成为云南省主要经济树种之一,并发现了著名的龙血树;1955年中苏生物考察团来云南调查紫胶,蔡希陶、薛纪如受命组成先遣队深入到威远江、怒江和澜沧江进行调查,并采集了大量标本,为此后云南紫胶生产科研奠定了基础。薛老还发现了耐旱性极强的旱地油杉和蓑衣油杉,已受到重点保护。

 

自然保护作贡献

半个世纪以来,薛老在云南亲身经历了大炼钢铁、橡胶垦殖、旱谷上山以及大面积砍伐和毁林种植经济作物等,这些人为的干预使原有的宝贵天然林受到严重的破坏,继之而来的是环境的恶化、地力的衰退和大量珍稀动植物物种的消失。为保护森林和自然环境,他从未停止过呼吁。他热爱云南,热爱红土高原的一草一木。1976年,他带领学生在西双版纳进行热带珍贵用材树种调查时发现了龙脑香科珍稀树种——望天树(已列为国家一级保护植物),但橡胶垦区距此不远。他及时向地州和省里汇报,建议应立即予以保护,为此获得省政府颁发的奖状。

他积极参加省政协以及福特基金会在云南建立扶贫点的工作,从生态农业和混农林业出发,提出了以保护自然生态为前提,逐渐改变山区的贫困面貌的实施方案和建议。他对自然保护区的建设格外关注,1986年以来,他曾亲自率队并主持了云南高黎贡山、南滚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和铜壁关自然保护区的野外考察。他3次到贵州赤水,为赤水自然保护区的建立做了许多工作。他是云南生物多样性保护与持续发展委员会委员,主持和参加过云南大多数及省外一些自然保护区(国家森林公园)的评审鉴定。1994年出席国际生物多样性与社会林业学术会议,他结合多年自然保护区考察工作的经验与当前存在的问题作了大会发言,受到与会专家的关注。

1996年,他们再一次组织了高黎贡山和独龙江地区竹类资源科学考察。野外考察是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相结合的工作,其中的艰辛只有林业工作者自己才能体会。滇西北高黎贡山尽头,是全国独龙族唯一聚居区,也是全国唯一不通公路的少数民族地区。这里雪山绵延,峡谷陡峻,东岸的高黎贡山,屏闭着通往外面世界的通道,西岸的担旦力卡山是国境线上的天然屏障。每年10月至来年5月,大雪封山,峡谷便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开山后,随着冰雪消融而来的是漫长的雨季。细如游丝的马帮路是维系大山与外界的唯一通道,它一头是神话,另一头是现实。独龙江峡谷是中国植物物种保存最好的地区之一,有的物种甚至躲过冰川时代的噩运,在这里存活至今,成为地球上罕见的物种。为此,他们两进独龙江,最长的一次考察达一个月之久。

 

春风化雨育竹人

薛老辛勤执教五十年,春风化雨育竹人,育得桃李满天下。薛老高风亮节、虚心自持,对自己数十年的成就不多张扬,有道是“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他不但在竹类研究领域深享威望,而且“学而不厌、诲人不倦”,在高等林业教育战线兢兢业业“传道、授业、解惑”,培养了一批热爱竹类研究事业的接班人。其中,中国科学院昆明分院院长、研究员李德铢博士,云南省林业科学院院长、教授杨宇明博士,西南林业大学竹藤研究所所长、教授辉朝茂博士,西南林业大学林学院系主任、教授杜凡博士,西南林业大学王慷林博士,四川农业大学易同培教授等等都是他的学生。

1991年11月19日,薛老在他70岁生日之夜也是退休之时,曾召集他当时的学生们聚集在家中,再一次语重心长地提出:研究的目的在于生产和利用,他一辈子从事竹子研究,最大遗憾就在于没有能够推动竹类资源的开发利用,把丰富的资源转变成山区发展和群众致富的经济优势,更进一步向大家提出了转向应用研究和推动竹产业发展的希望。

学生们没有让薛老失望,他们中大多数已成为现在云南竹类研究的中坚力量,把云南的竹类研究推进到全国先进行列。这批竹类学子发扬了薛老契而不舍、勇于探索的治学态度,更继承了他不怕吃苦、乐于奉献的工作精神,在竹类研究领域硕果累累,在科研和生产的结合上他们把云南竹类研究不断向前推进,不断开创云南竹类研究新局面。他们没有辜负薛老先生的期望,先后承担完成省部级以上竹类研究项目100余项,获得省部级以上科技成果奖和国家发明专利40多项,编著出版竹类学术专著15部,发表学术论文500余篇,以优异业绩继承和发扬着薛老先生的竹学事业。薛老亲手创建的“竹类研究室”,于1990年扩建为“西南林学院竹类研究所”,2000年更名为 “西南林学院竹藤研究所”、“西南林业大学竹藤研究所”。薛老亲手创建的西南林业大学竹藤研究团队,不断发展壮大,2011年被认定为云南省首批省级创新团队“云南省竹藤科学研究创新团队”。

以薛老为代表,我校竹类研究团队经过70年三代人的艰苦努力,使云南竹类研究和开发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局部到全面、从基础研究迈向综合开发研究,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在丛生竹研究领域进入全国领先行列,2018年获批成立以西南林业大学为依托单位的“国家林业和草原局丛生竹工程技术研究中心”。

 

——丛生竹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供稿:原载中国林学会树木学分会成立三十周年纪念文集《卅年树木 百年树人》(1985-2015)。作者:辉朝茂;本次作了部分修改)